映象圖庫 | 映象首頁

映象網訊 (記者 段晉哲 文/圖)在鄭州市中牟箜篌城遺址旁,62歲的黃士德拿著探桿在一片空地上打著探孔。“這里的土在淤泥層下出現了夯土的痕跡,還有零碎的陶片。這應該是原來的居民區,要仔細再探探,減小探洞之間的間隔,千萬別遺漏了什么。”根據打上來土層的狀態,黃士德時不時和一起勘探的同伴冉云祥交流著。

看一眼泥土就能判斷年代和相關的信息,這個面貌憨厚,衣著樸素的黃士德是怎么做到呢?黃士德是洛陽偃師人,從小就跟著家里人和老前輩們學習文物勘探的技巧,當第一次通過土質準確判斷出地下情況得到了師傅表揚時,好像另一個世界的大門在他面前被打開了。在經過幾十年的磨煉積累后,老黃已成為了全國有名的文物勘探技師,在很多文物考古工地上都能看到他勘探的身影。常年的野外工作使老黃的臉上刻滿了歲月的痕跡,普通的面貌下卻有著一雙“犀利”的眼,能輕易的根據土壤判斷出地下肉眼看不到的情況,從而給出獨到的見解。

“干文物勘探這一行,需要對各種土質非常熟悉和了解,稍有失誤就有可能造成重大損失。因為任何工程的建設,必須先進行地下文物的勘探,只有在確定地下情況后才能進一步的施工。”老黃邊說邊拿起剛從地下取出的土說,“你看,從這塊土的顏色和成分來看,說明過去這里是箜篌城的護城河”。說起如何辨別土質,老黃笑呵呵的說,地表往下40公分左右的土經過長年的犁地耕種,土質和顏色隨之改變,這段土我們稱為擾土或耕土,土里含有植物根系以及一些垃圾,而40公分以下的土如果沒被動過,土質和顏色很均勻基本是一個顏色,如果動過,土質和顏色就會發生改變,這樣的土是活土。還有,夯土有夯土的特征,墓道和墓坑土因長年淤積也各自有它的特征,想要精確的通過土質判斷出地下情況,需要有長年累月的經驗積累,還要有悟性,這一行不是什么人想干就能干的”。

就拿黃士德雙手虎口處布滿的厚厚老繭來說,這是長年拿著探桿摩擦出來的。一個合格的探孔不能有傾斜,需要直上直下的一桿一桿的打出,往往一節探桿不夠,就需要不斷旋轉探桿連接起來。一節探桿一米,最多一次連接了9根探桿,往往一個探洞打下來累的渾身都是汗。老黃說,干我們這一行都有職業病,往往手和肩膀會烙下肌肉勞損病根,但是為了能探明地下的情況,這點苦和累也值了。老黃的文物勘探技藝精湛,國內很多公司和文物考古工地都聘請他,走南闖北的也去過了很多地方,還參與了不少全國知名的重大考古工作。中牟縣文管所趙福群說,在老黃的勘探幫助下,我們根據史載發現了2500年前中牟萑苻澤湖的存在,由此為萑苻澤奴隸起義提供了實物參照,這對豐富中牟的歷史文化提供了有利的證據。在結束工地勘探時,老黃苦笑著說,文物勘探這一行非常辛苦,現在年輕人沒幾個人愿意干了,都嫌這行既累又不掙錢,真不知道以后還會不會有這個行當了。

往期回顧

網站簡介 | 版權聲明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方式 | 網站地圖

Copyright © 2012 hnr.cn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

映象網絡 版權所有